美国弗洛伊德案宣判在即 多地加强安全戒备

2021-04-20

  中新社纽约4月19日电 美国弗洛伊德案主要嫌疑人肖万的庭审19日在明尼苏达州亨内平县法院完成结案陈词,案件被交至陪审团手中。在判决结果出炉前,全美多地加强了安全戒备。

  据明尼苏达州媒体《明星论坛报》报道,控辩双方当天进行了长达六个小时的结案陈词,随后该案进入陪审团审议阶段,12名陪审团成员将在隔离酒店仔细考量后再作出判决。

  当天,检察官史蒂夫·施莱歇尔(Steve Schleicher)代表检方向陪审团指出,2020年5月25日,被告人、前明尼阿波利斯警察肖万将非裔男子弗洛伊德跪压在地长达9分29秒,导致弗洛伊德死亡,肖万的行为不是“维持治安”而是“攻击”。

  施莱歇尔强调,在此前的质证阶段,威廉·斯莫克(William Smock)、马丁·托宾(Martin Tobin)等医学专家已详细说明弗洛伊德的死因是缺氧而非药物滥用或心脏宿疾,专家还称若弗洛伊德不是被跪压在地,他的死可以避免。

  施莱歇尔表示,弗洛伊德死前曾27次呼喊“我不能呼吸”,这种呼喊也是耗费氧气的,“当有人告诉你无法呼吸你却执意继续跪压,你是故意为之”,“当你发现他已无脉搏却继续使用武力,你如何能证明自己有理”。

  经过对各项罪名指控要素的分析,施莱歇尔指出,被告人肖万的行为符合二级谋杀罪、三级谋杀罪和二级过失杀人罪的构成要件。

  辩方律师埃里克·纳尔逊(Eric Nelson)在结案陈词中首先强调了两个重要原则,即无罪推定和排除合理怀疑,并要求陪审团成员仔细考量案件的所有证据。

  纳尔逊说,“有关使用武力的分析是一项极难进行的事情”,“你不能仅仅考虑那9分29秒,因为事情在它之前的大约17分钟就已经开始了”,“人类行为无法预测,没有人比警察更了解这一点”。

  纳尔逊表示,实际上,警察在一些情形下被授权可使用一定的武力,这使得案件存在合理怀疑,并且“完全没有证据表明肖万故意或蓄意非法使用武力”。

  纳尔逊指出,肺病学家托宾在质证阶段的证词“充斥着理论、推测和假定”,没有任何一名证人了解事件的全部真相。纳尔逊并坚持认定肖万无罪。

  检方律师杰里·布莱克威尔(Jerry Blackwell)在进行反驳陈词时称,警察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滥用职权,“相信你们的眼睛”,这就是故意杀人。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称,考虑到该案宣判后可能出现大规模抗议活动,全美多地已加强安全措施,明尼苏达州、纽约州、加州的大都市均升级了安全戒备等级,首都华盛顿特区也为即将到来的判决结果做好了安保准备。

  当晚,位于明尼阿波利斯市的庭审法院附近出现大批民众聚集,他们表示将在示威的同时等待审判结果出炉。CNN报道称,陪审团成员的审议过程会持续多久还很难说,最终能否达成有罪判决暂不可知。(完)

【编辑:郭炘蔚】